老蛋黄

塔伦>游戏>睡觉>学习

【MI5/EB】烤蛋糕(短,一发完,其实没什么cp向…)

烤蛋糕

 

布兰特瞪着眼前搬弄烤箱的男人,那目光就像是要把他瞪穿,看看里面的心究竟在想些什么。他抹了把还渗着汗水的脸,松垮的面部筋肉被拉扯出一个不悦的弧度,他告诉自己要深呼吸,调节情绪后,他再次瞪圆了眼睛怒视伊森,那个将自己拉入泥潭后抛下任务目标开始玩烤箱的男人。伊森似是终于感受到了背后的视线,给了点反应,他停下手里的动作,转过头直接迎上布兰特的目光,他甚至挑起了一边的眉头,用奇怪的带点跃跃欲试感的声音说:“还愣在那儿干什么,布兰特?我不是叫你找蛋糕粉吗?”

“什么蛋糕粉,我们是来看守目标的伊森!看在上帝的份上,这里甚至还不是我们的安全屋,”布兰特听后夸张地张开手臂挥舞着,在脚下这块地上打手势,“就是因为你的冲动,使我也被迫改变了原来的计划!”

“布兰特,布兰特,冷静…”伊森伸出两只手由上往下摆动,他试图扯些琐屑的,明显没有什么屁用的有利条件来忽悠住眼前这位激动的参谋,而这些话被卡在皮裤口袋的手机发出的声响打断了。两人都迟疑了一下,布兰特仰起头发出一声放弃似的长叹,背过身去,伊森后知后觉地接起电话,目光仍落在前者的身上试图起到抚慰作用。

“喂,班吉?是我,我和布兰特都还好。我们没在原定的安全屋里,计划有变动,遇到了点麻烦,对。我们找到了废弃的安全屋,这里不错,离目标近。啊?你要来?不,你待在原地,明白吗,我们很好。布兰特没事,我在整理烤箱。”

“烤箱?你说那个安全屋里还有烤箱?哦,以前是富豪的家啊,怪不得。等等,那也不太对劲!!…什么,烤完了给我和简也带一份?好吧,你总是这么甜蜜,伊森,谢谢。保持这个线畅通,我会尽量帮忙的。”

“交给我,班吉。”笑得满脸灿烂好比青春偶像的伊森挂断了电话,又带着愉悦的声音笑问,“所以?”

“所以?”一边的布兰特重新回过身,紧皱的眉头就要成一团面糊,这句问句根本不带任何疑惑,这该死的自信让他感到被戏弄般的不满,所以他相当不满地回他一句一样的话。他又盯了对方很久,久到伊森的笑容僵在嘴角才结束了你侬我侬的对视。他湿润了因为紧张干裂的嘴唇,想到因为盲目进行任务,期间根本没有享受几顿饱餐,他几乎就要动摇。你就是拿他没办法,这是事实,布兰特一面这样想到,一面哑着嗓子说,“好吧,我给你找蛋糕粉,但我们得留心观察目标。”

“我们总是最好的搭档,布兰特。”青春偶像伊森回了他一个俏皮的眨眼。

叫两个男人来做些手工活永远是要出差错的,何况是一点家务都不沾染的成功男士。伊森有幸找到了烤箱的插头并插上,那个烤箱是嵌在大理石墙壁里的,他摸了很久才找到插头,而他对烤箱的认知范围也就到此为止了。他看向一旁检查蛋糕粉保质期的布兰特,认真的样子让他好笑地哼哼,“需要我提醒你,还没有鸡蛋吗?”

布兰特显然忽略了他的语调,他翻了个白眼,顺手从围裙袋里掏出四个鸡蛋(鬼知道为什么他要穿围裙,也许是不想弄脏他昂贵的阿玛尼,但这无济于事。)在伊森眼前晃了一下,“谢谢你的提醒,早在你还在寻找插头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了,我甚至还知道我们缺点色拉油。”他利索地打了四个鸡蛋,用找来的打蛋器有力地搅拌,稠密的蛋黄很快完全融合在一起,然后随意地倒入一些蛋糕粉,搅拌后就完成了。这边伊森全程挑着眉头看他动作,不发出一点声响地,没人能猜出他究竟有多专注,在布兰特将打好的团倒入铝盒里后,才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,“那你没结婚真是可惜了。”

“你该闭嘴,伊森。”布兰特再次翻了个满分的白眼,他举起剩余的一点材料,在空中摇了摇,“这点扔掉就可惜了,找点模子作小蛋糕吧。”

“瞧,布兰特,你在享受这个。”

“瞧,伊森,没我你的确什么都不行。”布兰特皱出川字眉顶嘴道。

“我投降。然后,可以开始了吗?”伊森缴械般得倚在边上,摊开手,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。

“是的,”布兰特皱着眉微笑,裂出两层褶子,“然后,开始观察目标。”

 

 

“也就是说,你们因为布兰特究竟有没有放对蛋糕粉的量这个分歧点而吵了起来?然后目标跑了?然后你们抓了目标又在目标面前继续争吵这件事?”班吉目瞪口呆地咬了一口硬的不像话的蛋糕,语速飞快,“到现在还要吵?你们是小孩子吗。”

“这全然是布兰特的错,他毁了我对烤蛋糕的美好幻想。”伊森撩起挡住眼睛的刘海,伸出一只手指向布兰特,“他根本不会烤蛋糕。”

“你说什么,伊森?”布兰特手叉腰倾向伊森,用眼睛瞪上对方的视线,“到底是谁他妈的突发奇想要烤蛋糕?到底是谁没看住目标?到底是谁什么都不会都要我来给他擦屁股?!”

“你在扯屁,”伊森收回手,撑在腿上,他刻意压低了嗓子,用他最常威胁人的声音对布兰特说,“布兰特,听着,没有人会想和你结婚。你的蛋糕,我闻到味道,我就想吐。”

“你吐?你倒是吐,现在就吐!”布兰特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他一把拉过班吉手上吃了一般的蛋糕,无视班吉痛苦的吆喝声,摔在伊森脸旁的墙壁上,险些砸到对方的脸颊。

他们的争吵越来越激烈,也越来越跑题,他们甚至吵到了不喜欢刷牙,袜子品味低级,发胶味难闻这类私人隐私。班吉泄气地揉了把头发,他盯着墙上的蛋糕残渣,心想,那味道其实也没差到哪里去。

 

诡异的end

 


评论(4)

热度(26)